三十六堂表演課

B000171893-B (1)
好喜歡這本書….這是「優人神鼓」創辦人劉若瑀修行與藝術的扎實結合、三十年釀就的體悟! 
透過這本書,能感受到藝術家甚至是修行者的學習旅程,體能發揮到極致後的獨處內觀讓我有很大震撼,雖然沒有親身體驗,卻開啟了另一片視野。

優人神鼓演出時沒有指揮,靠的就是聽,而鼓手通常不太表現自我,當你正在聽別人的時候,自我自然放下,也比較自在。
 

談走路
走路不是用意志力征服自己的體力,打坐也不是。走路是活在當下,把心念放在腳上,一步一步的走。
超越自己不是征服,不用意志力,沒有目的,沒有想要,沒有用頭腦去做任何決定;只是"看",一直"看"著自己。這樣也可以說是一種超越自己,但更應該說是放下自己。而活在當下,就是站在起點。得到冠軍之類的…,而是"站在起點"。不要往前看,不要想目的地,只是站在起點上看著自己。


有機的身體
丟下你手中的劍,忘記你曾經擁有的形式,成為一個人。

不論是行禪或劍道的打擊,都有一定的形式,腳步與動作都是規定好的。不過這些訓練的出發點都是從內在,必須看著足下,才能有覺知的心。而劍道,更是生命攸關的當下,更需要行者般的自覺。所以,這些訓練雖然看似固定、枯燥,卻也是協助內心隨時保持覺知、有機狀態的重要訓練。

自由、規矩、框架、技藝
漸漸的,我明白,西方人喜歡用頭腦,凡事都要弄明白、問清楚,要了解才肯去做;東方人學習事情的方式則是,師父一個口令下來,弟子不准發問,直接學,養成先做了再說的傳承。
所以東方的弟子容易累積技術。東方古老的表演藝術都有行,有形式來框架所有技能,能將這些既有形式千錘地反覆練習。
自由與規矩看起來有異,但真正了解自由的人,怎會被規矩困住? ~去做,不要解釋。有必要的話,之後再來解釋。先去模仿,用一種有機的方式學習;觀察引導者,從他身上偷偷學到一些東西。找出引導者作的秘訣、要領是甚麼,如果在這之前你曾學習過類似的東西,就忘了吧...

危機就是機會
挑戰體能的極限,反而可以激發出潛能,原來這就是喜歡馬拉松或登山者的心境,我也開始想要再登一次玉山~



"停,不要干擾他"~…我想起上次從黑暗的牧場山林拼命快跑回到穀倉的自己,因為沒有任何人憐憫的安慰,只好收拾起眼淚。然而卻在那一刻,我看到自己內心的那股力量!那位年長者回到休息室後看起來愉快很多,但我想,有些東西可能也就在那個安慰的剎那失去了!


 
參考資料:
三十六堂表演課
劉若瑀
天下文化生活藝術

優人神鼓 http://www.utheatre.org.tw/



LinkWith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