刺客聶隱娘好看嗎?

如果抱著看《葉問》或《臥虎藏龍的心態來看聶隱娘,你恐怕會大失失望。電影裡面的武打場面乾淨俐落,像古龍的小說一般,刀光一閃、人頭已應聲落地。

若不帶預設立場,用心品味,定能深深被劇組的用心所感動。這不只是電影,也是一幅畫;觀眾讀的是傳奇,也讀詩。李屏賓潑墨山水的攝影、林強畫龍點睛的音樂,加上仔細考究的服裝、道具、布景、悉心調配的光影氛圍,造就了意念裡的中國之美,光是這些已經值回票價。
但電影好看與否,還是得回到故事,劇終時全場都笑了! 因為大家期待的好萊塢大結局沒有發生,正呼應侯導說的通關密碼 「一個人,沒有同類。聶隱娘身為一個唐朝女性、一個刺客、一個政治棋子,她做了不一樣選擇,所以觀者譁然。(底下有雷,慎入)

女性自古是工具,生產懷胎的工具,父權政治的籌碼。即使是在最開放的唐朝,地位最高的兩位公主、田元氏、聶隱娘,都得走父母或國家為你畫好的路,一條繁衍DNA、擴充家族勢力的路。

四個女主角都孤獨,如『青鸞舞鏡』: 罽賓王獲一鸞,甚愛之,但不管對牠多好,三年不鳴。其夫人曰:「嘗聞鳥見其類而後鳴,何不懸鏡以映之。」王從其言。鸞睹形感契,慨然悲鳴,哀響中霄,一奮而絕。



安史之亂後的唐朝藩鎮割據,皇帝將嘉誠公主嫁給魏博藩主和親,公主的使命是守護嬴弱的唐朝,阻擋武力雄厚的魏博動干戈。她孤身在沒有同類的"蠻夷"之地鬱鬱而終。為了養子田紀安(張震)的政治實力,她毀下親手立下隱娘的婚約,讓養子改娶洺州刺史之女;更讓年幼的隱娘離家到道觀,給妹妹嘉信公主道姑訓練成刺客,返鄉刺殺過去的未婚夫。兩位公主,無意識的將身不由己的悲劇,複製在下一個女人身上。
嘉信公主道姑
        田紀安也是直到寵妾瑚姬被人毒害,才發現殺害父親的兇手,竟都是髮妻田元氏的人馬 (光頭妖僧空空兒)。元氏(精精兒)嫁入田家,就如嘉誠公主嫁入田家,為的是娘家父親權勢的擴張。婚姻裡的元氏是寂寞的,精心裝扮的她,沒有換來先生的正眼看待。唯一守著她的,只有三個孩子,讓親生兒子能夠繼位為主君,就是她人生最重要的任務。

        聶隱娘人生的前二十年,也照著命定劇本過人生,婚約、離家學藝、聽從師父的指示作為刺客,連回家也是為了任務。但在她冷靜淡然的外表下,有著溫暖大度又勇於反抗權威的心。師父給她的第二個任務,是殺大僚;但聶隱娘到了大僚家猶豫半天後,回報師父說:「見小童可愛,不殺!

        只有九句對白的聶隱娘,每一次出場都緊抓住觀眾的目光,她到底在想什麼,什麼時候才要下手殺田紀安? 她會成功完成任務嗎? 直到她與師父訣別,才聽到:殺了田紀安,魏博必亂,所以不殺!」不是隱娘心軟,而是道心已成,不再以師父之恨為恨。


青鸞舞鏡,悲鳴而亡
       當『青鸞』對著鏡子只看到被命運擺佈的自己,顧影自憐,結局當然只能抑鬱而終。隱娘選擇了新的路,鏡裡看到的不是別人眼中的自己,也不是過去或現在的自己,是更大的自性 (SELF)。不畏懼師父權威,不為自以為的正義殺人,她選擇放下,和磨鏡少年一起離開家鄉


磨鏡少年手中的鏡,照出不一樣的隱娘

八世紀的女刺客聶隱娘,是女生走自己的路。

沒有同類,也能幸福。






LinkWithin